Printer-friendly version

對斯密約瑟第一次異象的新亮光看見

對斯密約瑟第一次異象的新亮光看見

By:
 

斯密約瑟(Joseph Smith, Jr.)第一次異象的官方說法:

我們移居曼徹斯特以後第二年內的一個時期,在我們居住的地方發生異常的宗教問題的騷動。首先由衛理公會開端,迅即波及那個地區的所有教派。……許多人群分 別加入各種宗教的派別……有人為了擁護衛理公會的信仰而在爭論,有人為了長老會,更有人為了浸信會。……但是在各種宗派間的混亂和傾軋是如此的強大,以致 於……得到任何確定的誰是誰非的結論,乃是不可能的。 ……於是依照這個我去求問神的決定,我隱入樹林中作此嘗試。那是在公元一千八百二十年的初春,一個美麗明朗的清晨。……我便跪下向神獻上我心中的願 望。……我看見一個光柱,正在我的頭頂上……當光停留在我身上時,我看見兩位人物,站在我上面的空中,其光輝和榮耀難以形容。其中一位對我講話,叫著我的 名字,指著另一位說--這是我的愛子。聽祂說! ……我就求問在光中站在我上面的兩位,所有教派中那一個是對的-(for at this time 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以及我應該加入那一個。我所得到的回答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我應該加入的,因為他們都是錯的……然而,不久我發覺我對這事的報導,在宗教的宣 講者當中,已激起很大的對我的偏見,並且成為繼續增加的大迫害的起因;雖然我是一個微末無名的少年,只有十四歲多不到十五歲的年齡……但是身分高的人們卻 關注得足以激起輿論來反對我,以及造成劇烈的迫害;而且這種情形在所有教派當中都是普遍的--所有的教派聯合起來迫害我。

《無價珍珠》斯密約瑟先知歷史的摘錄第5-8節、第14-19節和第22節

『如果有那麼一丁點的可能這個在摩門教中樞點的故事是編造的,後期聖徒(摩門教信徒)們怎麼不會想要知道任何或所有有關的事實呢?』

(譯者註:上面的譯文取自《Pearl of Great Price(無價珍珠)》的摩門教官方中文譯文,中間夾雜的一句英文在官方中文譯本被省略沒有譯出,下面在討論這個句子的部分時在本文中使用譯者的中譯文。)





斯密約瑟的異象的重要性

上面引用的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的故事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即摩門教)信仰中一項重要的基本真理聲明。它的重要性被稱做是僅次於對拿撒勒人耶穌的神性的信仰。1摩門教使徒Hugh B. Brown (休·B·布朗)曾這麼宣稱:

『The First Vision of the Prophet Joseph Smith constitutes the groundwork of the Church which was later organized. If this First Vision was but a figment of Joseph Smith's imagination, then the Mormon Church is what its detractors declare it to be - a wicked and deliberate imposture.(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構成了教會後來組織的奠基。如果這個第一次異象只是斯密約瑟幻想的虛構,那麼摩門教會就如它的誹謗者所宣稱的一樣──是一個邪惡又蓄意的詐欺。)』(《The Abundant Life(一個豐盛的生命)》第310-311頁)。


如果有那麼一丁點的可能這個在摩門教中樞點的故事是編造的,後期聖徒(摩門教信徒)們怎麼不會想要知道任何或所有有關的事實呢?這篇文章提供歷史的證據將 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放到新的亮光下面。許多今日的後期聖徒們仍然不知道這些故意被省略或打壓的重要歷史細節,包括了下面這些事實:2

  • 根據歷史證據,斯密約瑟不可能在1820年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中被激起尋求何為真正的教會的念頭,因為在1820年在斯密約瑟所住的 美國紐約州曼徹斯特一帶沒有基督教奮興。一個像斯密約瑟所描述的宗教騷動的確發生在1824年春天。但是,這個事實卻會嚴重地擾亂斯密約瑟整個的故事,因 為這將不會有足夠的時間讓所有在第一次異象的故事裡面描述的事件發生在第一次異象發生的時間和《摩門經》出版的時間之間。
  • 還有其他更早的關於第一次異象的說明版本,包括其中一份是斯密約瑟親手所寫的,而在這份親手所寫的說明裡面沒有提到天父和聖子的出現。 相反的,這些早期的說明版本裡面提到了出現的人物是一位天使、一個靈、許多天使、或者只有聖子。現在的版本裡面提到的是天父和聖子,但是這個版本是一直得 等到1838年才出現,也就是說是在斯密約瑟宣稱的這個異象的發生時間的許多年以後。
  • 現在已經知道的斯密約瑟的早期生活與他宣稱他在1820年後因著告訴人第一次異象而遭到迫害的聲明互相矛盾。像個一般青年一樣他參加基督教衛理公會的聚會,後來也加入衛理公會的課程。沒有任何被迫害的紀錄。

沒有1820年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

在1820年的時候斯密約瑟所住的附近地區沒有經歷任何如他說的宗教騷動。沒有許多人加入衛理公會、浸信會和長老會。根據包括當時教會大會報告、新聞報 紙、教會期刊、長老紀錄和已出版的訪談紀錄在內的早期史料來源中,在1820年到1821年間沒有發生如斯密約瑟所描述的事情發生。在美國紐約州的拋邁拉 到曼徹斯特3的 地區的教會並沒有在1820年到1821年間經歷到應該伴隨著基督教奮興騷動而來的顯著會友人數增加。舉例來說,在1820年拋邁拉的浸信會接納了8位宣 告信仰告白和接受浸禮的新會友,長老會增加了14名,而衛理公會的巡區少了6位,從1819年的677減少到1820年的671位再減少到1821年的 622位(見《Geneva area Presbyterian Church Records(日內瓦地區長老會教會紀錄)》,Presbyterian Historical Society(長老會歷史學會),美國賓州費城、《Records for 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in Palmyra(拋邁拉第一浸信會紀錄)》,American Baptist Historical Society(美洲浸信會歷史學會),美國紐約州羅徹斯特、《Minutes of the [Methodist] annual Conference, Ontario Circuit, 1818-1821(1818年至1821年[衛理公會]安大略巡區年議會會議紀錄)》第312頁、第330頁、第346頁和第366頁)。

在斯密約瑟1838年的說法裡面,他說他的母親、姊姊和兩個兄弟因著1820年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而被引領加入了當地的長老會。但是,斯密約瑟的母親Lucy Smith(斯密露西)卻告訴我們使她加入教會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是發生在他的兒子Alvin Smith(斯密奧文)辭世之後。斯密奧文卒於1823年11月19日,在這個痛苦的喪失之後斯密露西描述到:

『About this time there was a great revival in religion and the whole neighborhood was very much aroused to the subject and we among the rest, flocked to the meeting house to see if there was a word of comfort for us that might relieve our over-charged feelings.(約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宗教上的大奮興,而且整個地區都被這事激勵。我們在其他人中都湧到聚會場所去看看有沒有給我們的安慰話語好可以釋放我們過度激動的感覺。) 』(《Lucy Smith's History(斯密露西的歷史)》第一草稿第55頁,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檔案館)。


斯密露西還說雖然他的丈夫只參加了前幾次的聚會,但是他並沒有阻止她和他們的孩子們去參加聚會或著是成為教會會友。有許多額外的證據證實斯密露西所指稱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的確在1824年春天發生。只少有一打以上的報紙和宗教期刊報導這事。(舉例來說: 在《Methodist Magazine(衛理公會雜誌) 》卷8[1825年4月刊]第159頁裡George Lane(喬治•連)一封日期署於1825年1月25日的信,以及在拋邁拉的報紙《Wayne Sentinel(韋恩哨兵報)》卷1[1824年9月15日刊]第3頁) 。4在 那段期間的教會紀錄顯示出因著接納新會友而來的顯著增長。浸信會接納了94位,長老會接納了99位,衛裡公會增加了208位。在1820年拋邁拉到曼徹斯 特地區沒有如斯密約瑟所稱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帶來這麼大群的人。這樣子從這些證據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斯密約瑟所稱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並沒有發生於 1820年,而是發生在1824年。當斯密約瑟在寫關於他個人歷史的1838年的版本的時候,他隨意地將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往前移了四年到1820年, 並且將它變成連自己母親和親近的朋友都不知道的第一次異象的故事的一部分。(更多的資訊請參考《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對話:一份摩門思想期刊)》1969年春季刊第59-100頁。)

這四年的時間差異會對斯密約瑟的故事造成主要問題嗎?那當然。斯密約瑟描述了從第一次異象開始一直到《摩門經》出版的1830年結束的十年的事件發生前後 順序。如果這個順序得要等到1824年才開始的話,那麼就得要把斯密約瑟所說在《摩門經》印行之前十年的事件發生順序硬擠到只有六年的時間裡面。

在斯密約瑟原稿裡面顯現出來的故事中,斯密約瑟說在1823年(也就是1820年的第一次異象發生的三年後)他被一位名叫摩羅乃的天使拜訪。摩羅乃告知斯 密約瑟這些金頁片,但是私密約瑟得要等四年才能拿到它們。斯密約瑟在1827年得到這些金頁片,然後三年後(1830年)出版了《摩門經》。但是回想斯密 約瑟將第一次異象連到一個在曼徹斯特到拋邁拉地區的宗教騷動,並且我們現在已經知道這個基督教奮興是發在1824年而不是1820年,這是說天使摩羅乃的 三年後的第一次拜訪得要是在1827年。當我們再加上那個斯密約瑟說他得要等待的四年的話,那麼斯密約瑟不可能在1831年以前出版《摩門經》,而在這個 時候《摩門經》卻已經出版了。這個斯密約瑟所說的前後十年的事件發生順序無法擠進從1824年到1830年《摩門經》出版的這段時間裡面。

為什麼摩門教起始創立的故事這麼的混亂令人困惑呢?這個問題有一部分的答案可以在斯密約瑟自己本身就用了好幾種不同的方式來說這個故事的事實裡找到。

一再改變的故事

大約在1832年左右,斯密約瑟開始了一個對摩門教會起源的記述(這也是唯一一份他親手所寫的)。這份記述和六年後他指定記錄下來並且後來成為官方正式版 本的第一次異象的故事有相當的出入。這份1832年的第一次異象的說法曾經被稱為是「斯密約瑟的奇怪說法」。它從未被完成,並且許多年來也不曾讓大眾取 讀。它後來刊印於《BYU Studies(楊百翰大學學刊)》1969年春季刊第278頁,也收錄在Dean C. Jessee (狄恩•C•傑西)的《The Personal Writings of Joseph Smith(斯密約瑟的私人寫作)》中(美國鹽湖城底沙雷特書局,1984年版,第14頁).。

在這個版本裡面斯密約瑟將他自己呈現為一個十二到十四歲的男孩,並且是一個堅定又富理解力的《聖經》讀者。他宣稱是透過閱讀《聖經》而被引導他理解到所有的宗派都是錯誤的。他寫道:

『By searching the Scriptures I found that mankind did not come unto the Lord but that they had apostatized from the true and living faith and there was no society or denomination that built upon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as recorded in the New Testament.(尋找經文後我發現人類沒有來到主的面前,反而叛離了真實活潑的信心,並且沒有社群或者宗派是建立在記錄在新約裡面耶穌基督的福音之上)』(《The Personal Writings of Joseph Smith(斯密約瑟的私人寫作)》第5頁)


六年後當斯密約瑟在提出他的正式官方的第一次異象的說明的時候,他改了他的故事並且不再宣稱是他的個人的《聖經》研讀領著他去下這個所有教會都是錯誤的結 論。相反地,他說天父和聖子告訴他所有的教會都是錯誤的。(諷刺的是,摩門教歷史家找到了斯密約瑟在1828年加入衛理公會的課程的紀錄,這看起來像是個 直接違背從神而來說不要加入任何教會的命令)。5他 說他被這個宣告嚇了一跳,他增加了括號寫道說「at this time 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在這個時候這從未進入我的心裡面說全部都是錯的)」。但是,就這麼說的話,斯密約瑟與他自己的話矛盾,因為在同一個說法裡面的前幾個段落他 記錄道:『我常常自問……所有這些派別中間誰是對的呢?還是他們全都錯了呢』?這段「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這從未進入我的心裡面說全部都是錯的)」出現在原稿(見前面引用的《BYU Studies(楊百翰大學學刊)》第290頁)以及第一版(1851年)的《無價珍珠》中。這段與斯密約瑟前面的敘述相衝突的片段後來被刪除,一直到在 1980年後它才被重新加回到英文版本的《無價珍珠》中。一些非英文的版本中是仍然被刪節掉的,包括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它們到1989年才被重新加回原 處。

即使沒有這個矛盾之處,1838年的官方說法仍然與1832年的版本衝突。在1832年的說法裡面,斯密約瑟是因著研讀《聖經》而攪動起他尋找神的念頭, 但是在1838年的故事裡面他卻是因著一個(實際上1820年並不存在)的拋邁拉地區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而讓他有這個念頭。

在1832年的說法版本裡面斯密約瑟只有提到基督的出現,但是到了1838年的解釋裡面他宣稱天父和聖子都出現。在1832年的說法版本裡面他說已經知道 所有的教會都是錯誤的,然而在1838年的故事裡他說直到天父和聖子告訴他這個事實之前他從來就不知道這些宗派都是錯誤的。

斯密約瑟的母親也同樣地不知道那個在神聖的樹叢裡的天父和聖子的異象。在她沒被出版的說明中她描述摩門教的起源是當斯密約瑟在思想考慮哪一個教會是真的的時候一位天使來他的臥室拜訪他。天使告訴他『there is not a true church on Earth, No, not one(在地上沒有真正的教會,沒有,一個也沒有)』(《Lucy Smith's History(斯密露西的歷史)》第一草稿,第46頁,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檔案館)。

第一次異象的另外一個版本是於1834年到1835年間出版的,出版於摩門教官方報紙後期聖徒的《Messenger and Advocate(傳訊者和提倡者)》(卷1第42頁和第78頁)。這個版本是由後期聖徒的領袖Oliver Cowdery(考得里奧利佛)在斯密約瑟的幫助之下寫的。他描述了一個1823年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是如何地讓十七歲的斯密約瑟6  在宗教的主題上被激動起來。根據考得里奧利佛的說法,斯密約瑟想要自己知道神聖純潔的宗教的確定性和真實性(第78頁)。他也祈禱要知道是否有一位至高者 神存在,能夠得到確據自己被祂接受,並得到某種方式的顯現肯定他的罪被赦免了(同上,第78-79頁)。根據這個說法,一位天使(不是神)出現在斯密約瑟 的臥室裡並告訴他他的罪被赦免了。

這個說法版本造成了許多的矛盾之處。第一、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發生在1823年,而不是1820年。第二、如果斯密約瑟已經在1820年有一個天父和聖子的異象,為什麼他需要在1823 年祈禱求問是否至高者神存在呢?第三、當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迫使他去祈禱時,出現的那一位是個天使,而不是天父和聖子。第四、天使帶來的訊息是罪的赦免,而不是宣告所有的教會都是錯的。

這些差別相當大的說法版本不由得令人提出對於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是否是真實的這個嚴重的問題。不同的人或許會對同一個事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同一個人訴說著關於同一件事又卻互相矛盾的故事的時候,我們得同時質疑這個人和他的故事的真實性。

逼迫或接納?

今天的第一次異象的故事內容不只有與美國紐約州拋邁拉一帶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在歷史上時間的不合,以及與斯密約瑟早期的說法版本不合,此外它也和我們 所知道斯密約瑟在拋邁拉的早期年歲互相矛盾。在他的官方說法版本裡面,斯密約瑟聲稱他被所有的當地的教會迫害「因為我繼續認定我曾看見異象」。但是,這個 說法被斯密約瑟當時的同伴們否定。一位名為Orsamus Turner(歐撒姆斯•透納)的印刷工人學徒在拋邁拉直到1822年,他和斯密約瑟是在同一個少年辯論俱樂部裡面。他回憶起斯密約瑟的時候說: 『After catching a spark of Methodism . . . became a very passable exhorter in evening meetings(在受到衛理公會主義的火花之後……變成一個非常不錯的規勸人)』(《History of the Pioneer Settlement of Phelps and Gorham's Purchase(在 Phelps 和 Gorham 購買的地方上面的拓荒先鋒者定居的歷史)》,1851年,第214頁)。因此,斯密約瑟並不是像在他1838年的說法版本裡面說的被敵對和受迫害,而是被 歡迎加入並被允許在衛理公會的夜間講道裡面規勸人。這個論點被楊百翰大學歷史學家和摩門教主教James B. Allen(詹姆士•B•艾倫)支持。艾倫教授找不到任何支持斯密約瑟的聲明說他在1820年第一次異象發生以後立即就告訴別人並因此受到迫害的證據,並 且即使假設斯密約瑟十年後再告訴別人有關第一次異象,仍然找不到他受迫害的證明:

『There is little if any evidence, however, that by the early 1830s Joseph Smith was telling the story in public. At least if he were telling it, no one seemed to consider it important enough to have recorded it at the time, and no one was criticizing him for it. Not even in his own history did Joseph Smith mention being criticized in this period for telling the story of the First Vision(但是,關於可以證實斯密約瑟在1830年間有將故事告訴大眾的證據很少,幾乎沒有。至少如果他真的是有訴說這個故事的話,似乎沒有人認為它 是足夠重要而必須在當時記錄下來,而且沒有人抨擊他。甚至沒有在斯密約瑟自己的歷史裡面提到說他在這個時期裡因著訴說第一次異象的故事而被指責。)』 (《The Significance of Joseph Smith's First Vision in Mormon Thought(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在摩門思想中的重要性)》刊於《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對話:一份摩門思想期刊)》1966年秋季號刊第30頁。


結論

從所有已獲得的證據可以看出斯密約瑟1838年版的第一次異象官方解釋實在是個神話故事而非歷史事實:

  • 在美國紐約州拋邁拉到曼徹斯特地區沒有任何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亂於1820年發生。
  • 斯密約瑟所說描述的事件無法合適地擠進1824年的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亂和1830年《摩門經》印行的時間之間。
  • 斯密約瑟被衛理公會歡迎加入,而不是被他們迫害。
  • 在他的1832年的說法裡面,斯密約瑟說他是透過個人研讀《聖經》而決定所有的教會都是判教的,而他的1838年的說法裡面他說「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從未進入我的心裡面說全部都是錯的。)」
  • 在他的1832年的第一次異象的版本中斯密約瑟說看到一個基督的異象,而到了1835年斯密約瑟說他是被天使拜訪,然後到了1838年的故事說法裡面這個訊息是變成是從天父和聖子而來的。

 沒有人知道今日的第一次異象的版本內容直到1838年斯密約瑟將它指定記錄下來,而直到1842年以前沒有任何已出版的資料來源提到它(同上,第30頁)。

前面的這些歷史證據的亮光裡看見的矛盾和衝突顯示出今日的摩門教會呈現的第一次異象得要算是斯密約瑟豐富想像力的創作。歷史的事實和斯密約瑟自己的話就已經否定了第一次異象的可信度。






註腳

1. 楊百翰大學教授James B. Allen (詹姆士·B·艾倫)所著《The Significance of Joseph Smith's First Vision in Mormon Thought (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在摩門思想中的重要性)》,刊於《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對話:一份摩門思想期刊)》1966年秋季刊第29頁。艾倫教授當時是一位摩門教主教。

2. 舉例來說:摩門教教會雜誌《Ensign(旌旗)》1995年4月號刊,其中有一篇六頁長的文章討論第一次異象的重要性,該文章標題為《Oh, How Lovely Was The Morning! : Joseph Smith's First Prayer and the First Vision(噢,多麼可愛的早晨!斯密約瑟的第一個祈禱和第一次異象)》。這篇文章沒有透露出任何在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和歷史證據之間的矛盾的線索。

3. 美國紐約州的拋邁拉和曼徹斯特是兩個相鄰的市鎮。

4. George Lane(喬治·連)寫道說主在拋邁拉和鄰近地區的工作從春天開始,然後溫和地進行直到1824年9月25和26日舉行的每季聚會的時候。《Wayne Sentinel (韋恩哨兵報)》的文章說:一個轉變在這個城鎮裡面大大地發生。神的愛已經散發開來到許多人的心理面,並且傾倒而出的聖靈似乎已經奪取了堡壘。

5. Linda King Newell 和 Valeen Tippetts Avery合著《Mormon Enigma, Emma Hale Smith(摩門謎,斯密海愛瑪)》,美國伊利諾大學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5頁。

6. 在第78頁奧利佛考得里更正了關於斯密約瑟年紀的一個印刷錯誤。當奧利佛 考得里從第42頁開始摩門教起源的紀錄說明的時候他提到那個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而斯密約瑟當時的年紀是十四歲。在下一刊中,他從第78頁開始接續這個故 事,並將基督教奮興的宗教騷動定在1823年且更正斯密約瑟的年紀到十七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