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er-friendly version

对斯密约瑟第一次异象的新亮光看见

对斯密约瑟第一次异象的新亮光看见

By:
 

斯密約瑟(Joseph Smith, Jr.)第一次異象的官方說法:

我们移居曼彻斯特以后第二年内的一个时期,在我们居住的地方发生异常的宗教问题的骚动。首先由卫理公会开端,迅即波及那个地区的所有教派。……许多人群分 别加入各种宗教的派别……有人为了拥护卫理公会的信仰而在争论,有人为了长老会,更有人为了浸信会。……但是在各种宗派间的混乱和倾轧是如此的强大,以致 于……得到任何确定的谁是谁非的结论,乃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这个在摩门教中枢点的故事是编造的,后期圣徒(摩门教信徒)们怎么不会想要知道任何或所有有关的事实呢?』

……于是依照这个我去求问神的决定,我隐入树林中作此尝试。那是在公元一千八百二十年的初春,一个美丽明朗的清晨。……我便跪下向神献上我心中的愿 望。……我看见一个光柱,正在我的头顶上……当光停留在我身上时,我看见两位人物,站在我上面的空中,其光辉和荣耀难以形容。其中一位对我讲话,叫着我的 名字,指着另一位说--这是我的爱子。听祂说! ……我就求问在光中站在我上面的两位,所有教派中那一个是对的-(for at this time 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以及我应该加入那一个。我所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我应该加入的,因为他们都是错的……然而,不久我发觉我对这事的报导,在宗教的宣 讲者当中,已激起很大的对我的偏见,并且成为继续增加的大迫害的起因;虽然我是一个微末无名的少年,只有十四岁多不到十五岁的年龄……但是身分高的人们却 关注得足以激起舆论来反对我,以及造成剧烈的迫害;而且这种情形在所有教派当中都是普遍的--所有的教派联合起来迫害我。

《无价珍珠》斯密约瑟先知历史的摘录第5-8节、第14-19节和第22节

(译者注:上面的译文取自《Pearl of Great Price(无价珍珠)》的摩门教官方中文译文,中间夹杂的一句英文在官方中文译本被省略没有译出,下面在讨论这个句子的部分时在本文中使用译者的中译文。)





斯密约瑟的异象的重要性

上面引用的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的故事是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即摩门教)信仰中一项重要的基本真理声明。它的重要性被称做

是仅次于对拿撒勒人耶稣的神性的信仰。1 摩门教使徒Hugh B. Brown (休·B·布朗)曾这么宣称:

『The First Vision of the Prophet Joseph Smith constitutes the groundwork of the Church which was later organized. If this First Vision was but a figment of Joseph Smith's imagination, then the Mormon Church is what its detractors declare it to be - a wicked and deliberate imposture.(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构成了教会后来组织的奠基。如果这个第一次异象只是斯密约瑟幻想的虚构,那么摩门教会就如它的诽谤者所宣称的一样──是一个邪恶又蓄意的诈欺。)』(《The Abundant Life(一个丰盛的生命)》第310-311页)。

 


如果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这个在摩门教中枢点的故事是编造的,后期圣徒(摩门教信徒)们怎么不会想要知道任何或所有有关的事实呢?这篇文章提供历史的证据将 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放到新的亮光下面。许多今日的后期圣徒们仍然不知道这些故意被省略或打压的重要历史细节,包括了下面这些事实:2

 

  • 根据历史证据,斯密约瑟不可能在1820年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中被激起寻求何为真正的教会的念头,因为在1820年在斯密约瑟所住的 美国纽约州曼彻斯特一带没有基督教奋兴。一个像斯密约瑟所描述的宗教骚动的确发生在1824年春天。但是,这个事实却会严重地扰乱斯密约瑟整个的故事,因 为这将不会有足够的时间让所有在第一次异象的故事里面描述的事件发生在第一次异象发生的时间和《摩门经》出版的时间之间。
  • 还有其它更早的关于第一次异象的说明版本,包括其中一份是斯密约瑟亲手所写的,而在这份亲手所写的说明里面没有提到天父和圣子的出现。 相反的,这些早期的说明版本里面提到了出现的人物是一位天使、一个灵、许多天使、或者只有圣子。现在的版本里面提到的是天父和圣子,但是这个版本是一直得 等到1838年才出现,也就是说是在斯密约瑟宣称的这个异象的发生时间的许多年以后。
  • 现在已经知道的斯密约瑟的早期生活与他宣称他在1820年后因着告诉人第一次异象而遭到迫害的声明互相矛盾。像个一般青年一样他参加基督教卫理公会的聚会,后来也加入卫理公会的课程。没有任何被迫害的纪录。

没有1820年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

在1820年的时候斯密约瑟所住的附近地区没有经历任何如他说的宗教骚动。没有许多人加入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根据包括当时教会大会报告、新闻报 纸、教会期刊、长老纪录和已出版的访谈纪录在内的早期史料来源中,在1820年到1821年间没有发生如斯密约瑟所描述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纽约州的抛迈拉 到曼彻斯特3  的地区的教会并没有在1820年到1821年间经历到应该伴随着基督教奋兴骚动而来的显著会友人数增加。举例来说,在1820年抛迈拉的浸信会接纳了8位 宣告信仰告白和接受浸礼的新会友,长老会增加了14名,而卫理公会的巡区少了6位,从1819年的677减少到1820年的671位再减少到1821年的 622位 (見《Geneva area Presbyterian Church Records(日内瓦地区长老会教会纪录)》,Presbyterian Historical Society(长老会历史学会),美国宾州费城、《Records for 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in Palmyra(抛迈拉第一浸信会纪录)》,American Baptist Historical Society(美洲浸信会历史学会),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Minutes of the [Methodist] annual Conference, Ontario Circuit, 1818-1821(1818年至1821年[卫理公会]安大略巡区年议会会议纪录)》第312页、第330页、第346页和第366页)。

在斯密约瑟1838年的说法里面,他说他的母亲、姊姊和两个兄弟因着1820年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而被引领加入了当地的长老会。但是,斯密约瑟的母亲Lucy Smith(斯密露西)却告诉我们使她加入教会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是发生在他的儿子Alvin Smith(斯密奥文)辞世之后。斯密奥文卒于1823年11月19日,在这个痛苦的丧失之后斯密露西描述到:

『About this time there was a great revival in religion and the whole neighborhood was very much aroused to the subject and we among the rest, flocked to the meeting house to see if there was a word of comfort for us that might relieve our over-charged feelings. (约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宗教上的大奋兴,而且整个地区都被这事激励。我们在其它人中都涌到聚会场所去看看有没有给我们的安慰话语好可以释放我们过度激动的感觉。)』(《Lucy Smith's History(斯密露西的历史)》第一草稿第55页,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档案馆)。


斯密露西还说虽然他的丈夫只参加了前几次的聚会,但是他并没有阻止她和他们的孩子们去参加聚会或着是成为教会会友。有许多额外的证据证实斯密露西所指称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的确在1824年春天发生。只少有一打以上的报纸和宗教期刊报导这事。举例来说: 在《Methodist Magazine(卫理公会杂志) 》卷8[1825年4月刊]第159页里George Lane(乔治•连)一封日期署于1825年1月25日的信,以及在抛迈拉的报纸《Wayne Sentinel(韦恩哨兵报)》卷1[1824年9月15日刊]第3页)。4 在那段期间的教会纪录显示出因着接纳新会友而来的显著增长。浸信会接纳了94位,长老会接纳了99位,卫里公会增加了208位。在1820年抛迈拉到曼彻 斯特地区没有如斯密约瑟所称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带来这么大群的人。这样子从这些证据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斯密约瑟所称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并没有发生于 1820年,而是发生在1824年。当斯密约瑟在写关于他个人历史的1838年的版本的时候,他随意地将基督

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往前移了四年到1820年,并且将它变成连自己母亲和亲近的朋友都不知道的第一次异象的故事的一部分。(更多的信息请参考《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对话:一份摩门思想期刊)》1969年春季刊第59-100页。)

这四年的时间差异会对斯密约瑟的故事造成主要问题吗?那当然。斯密约瑟描述了从第一次异象开始一直到《摩门经》出版的1830年结束的十年的事件发生前后 顺序。如果这个顺序得要等到1824年才开始的话,那么就得要把斯密约瑟所说在《摩门经》印行之前十年的事件发生顺序硬挤到只有六年的时间里面。

在斯密约瑟原稿里面显现出来的故事中,斯密约瑟说在1823年(也就是1820年的第一次异象发生的三年后)他被一位名叫摩罗乃的天使拜访。摩罗乃告知斯 密约瑟这些金页片,但是私密约瑟得要等四年才能拿到它们。斯密约瑟在1827年得到这些金页片,然后三年后(1830年)出版了《摩门经》。但是回想斯密 约瑟将第一次异象连到一个在曼彻斯特到抛迈拉地区的宗教骚动,并且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基督教奋兴是发在1824年而不是1820年,这是说天使摩罗乃的 三年后的第一次拜访得要是在1827年。当我们再加上那个斯密约瑟说他得要等待的四年的话,那么斯密约瑟不可能在1831年以前出版《摩门经》,而在这个 时候《摩门经》却已经出版了。这个斯密约瑟所说的前后十年的事件发生顺序无法挤进从1824年到1830年《摩门经》出版的这段时间里面。

为什么摩门教起始创立的故事这么的混乱令人困惑呢?这个问题有一部分的答案可以在斯密约瑟自己本身就用了好几种不同的方式来说这个故事的事实里找到。

一再改变的故事

大约在1832年左右,斯密约瑟开始了一个对摩门教会起源的记述(这也是唯一一份他亲手所写的)。这份记述和六年后他指定记录下来并且后来成为官方正式版 本的第一次异象的故事有相当的出入。这份1832年的第一次异象的说法曾经被称为是「斯密约瑟的奇怪说法」。它从未被完成,并且许多年来也不曾让大众取 读。它后来刊印于《BYU Studies(杨百翰大学学刊)》1969年春季刊第278页,也收录在Dean C. Jessee (狄恩•C•杰西)的《The Personal Writings of Joseph Smith(斯密约瑟的私人写作)》中(美国盐湖城底沙雷特书局,1984年版,第14页).。

在这个版本里面斯密约瑟将他自己呈现为一个十二到十四岁的男孩,并且是一个坚定又富理解力的《圣经》读者。他宣称是透过阅读《圣经》而被引导他理解到所有的宗派都是错误的。他写道:

『By searching the Scriptures I found that mankind did not come unto the Lord but that they had apostatized from the true and living faith and there was no society or denomination that built upon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as recorded in the New Testament.(寻找经文后我发现人类没有来到主的面前反,而叛离了真实活泼的信心,并且没有社群或者宗派是建立在记录在新约里面耶稣基督的福音之上)』(《The Personal Writings of Joseph Smith(斯密約瑟的私人寫作)》第5页)


六年后当斯密约瑟在提出他的正式官方的第一次异象的说明的时候,他改了他的故事并且不再宣称是他的个人的《圣经》研读领着他去下这个所有教会都是错误的结 论。相反地,他说天父和圣子告诉他所有的教会都是错误的。(讽刺的是,摩门教历史家找到了斯密约瑟在1828年加入卫理公会的课程的纪录,这看起来像是个 直接违背从神而来说不要加入任何教会的命令)。5 他说他被这个宣告吓了一跳,他增加了括号写道说「at this time 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在这个时候这从未进入我的心里面说全部都是错的)」。但是,就这么说的话,斯密约瑟与他自己的话矛盾,因为在同一个说法里面的前几个段落他 记录道:『我常常自问……所有这些派别中间谁是对的呢?还是他们全都错了呢』?这段「it had 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这从未进入我的心里面说全部都是错的)」出现在原稿(见前面引用的《BYU Studies(杨百翰大学学刊)》第290页)以及第一版(1851年)的《无价珍珠》中。这段与斯密约瑟前面的叙述相冲突的片段后来被删除,一直到在 1980年后它才被重新加回到英文版本的《无价珍珠》中。一些非英文的版本中是仍然被删节掉的,包括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它们到1989年才被重新加回原 处。

即使没有这个矛盾之处,1838年的官方说法仍然与1832年的版本冲突。在1832年的说法里面,斯密约瑟是因着研读《圣经》而搅动起他寻找神的念头, 但是在1838年的故事里面他却是因着一个(实际上1820年并不存在)的抛迈拉地区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而让他有这个念头。

在1832年的说法版本里面斯密约瑟只有提到基督的出现,但是到了1838年的解释里面他宣称天父和圣子都出现。在1832年的说法版本里面他说已经知道 所有的教会都是错误的,然而在1838年的故事里他说直到天父和圣子告诉他这个事实之前他从来就不知道这些宗派都是错误的。

斯密约瑟的母亲也同样地不知道那个在神圣的树丛里的天父和圣子的异象。在她没被出版的说明中她描述摩门教的起源是当斯密约瑟在思想考虑哪一个教会是真的的时候一位天使来他的卧室拜访他。天使告诉他『there is not a true church on Earth, No, not one(在地上没有真正的教会,没有,一个也没有)』(《Lucy Smith's History(斯密露西的历史)》第一草稿,第46页,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档案馆)。

第一次异象的另外一个版本是于1834年到1835年间出版的,出版于摩门教官方报纸后期圣徒的《Messenger and Advocate(传讯者和提倡者)》(卷1第42页和第78页)。这个版本是由后期圣徒的领袖Oliver Cowdery(考得里奥利佛)在斯密约瑟的帮助之下写的。他描述了一个1823年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是如何地让十七岁的斯密约瑟6  在宗教的主题上被激动起来。根据考得里奥利佛的说法,斯密约瑟想要自己知道神圣纯洁的宗教的确定性和真实性(第78页)。他也祈祷要知道是否有一位至高者 神存在,能够得到确据自己被祂接受,并得到某种方式的显现肯定他的罪被赦免了(同上,第78-79页)。根据这个说法,一位天使(不是神)出现在斯密约瑟 的卧室里并告诉他他的罪被赦免了。

这个说法版本造成了许多的矛盾之处。第一、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发生在1823年,而不是1820年。第二、如果斯密约瑟已经在1820年有一个天父和圣子的异象,为什么他需要在1823 年祈祷求问是否至高者神存在呢?第三、当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迫使他去祈祷时,出现的那一位是个天使,而不是天父和圣子。第四、天使带来的讯息是罪的赦免,而不是宣告所有的教会都是错的。

这些差别相当大的说法版本不由得令人提出对于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是否是真实的这个严重的问题。不同的人或许会对同一个事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同一个人诉说着关于同一件事又却互相矛盾的故事的时候,我们得同时质疑这个人和他的故事的真实性。

逼迫或接纳?

今天的第一次异象的故事内容不只有与美国纽约州抛迈拉一带的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在历史上时间的不合,以及与斯密约瑟早期的说法版本不合,此外它也和我们 所知道斯密约瑟在抛迈拉的早期年岁互相矛盾。在他的官方说法版本里面,斯密约瑟声称他被所有的当地的教会迫害「因为我继续认定我曾看见异象」。但是,这个 说法被斯密约瑟当时的同伴们否定。一位名为Orsamus Turner(欧撒姆斯•透纳)的印刷工人学徒在抛迈拉直到1822年,他和斯密约瑟是在同一个少年辩论俱乐部里面。他回忆起斯密约瑟的时候说: 『After catching a spark of Methodism . . . became a very passable exhorter in evening meetings(在受到卫理公会主义的火花之后……变成一个非常不错的规劝人)』(《History of the Pioneer Settlement of Phelps and Gorham's Purchase(在 Phelps 和 Gorham 购买的地方上面的拓荒先锋者定居的历史)》,1851年,第214页)。因此,斯密约瑟并不是像在他1838年的说法版本里面说的被敌对和受迫害,而是被 欢迎加入并被允许在卫理公会的夜间讲道里面规劝人。这个论点被杨百翰大学历史学家和摩门教主教James B. Allen(詹姆士•B•艾伦)支持。艾伦教授找不到任何支持斯密约瑟的声明说他在1820年第一次异象发生以后立即就告诉别人并因此受到迫害的证据,并 且即使假设斯密约瑟十年后再告诉别人有关第一次异象,仍然找不到他受迫害的证明:

『There is little if any evidence, however, that by the early 1830s Joseph Smith was telling the story in public. At least if he were telling it, no one seemed to consider it important enough to have recorded it at the time, and no one was criticizing him for it. Not even in his own history did Joseph Smith mention being criticized in this period for telling the story of the First Vision(但是,关于可以证实斯密约瑟在1830年间有将故事告诉大众的证据很少,几乎没有。至少如果他真的是有诉说这个故事的话,似乎没有人认为它 是足够重要而必须在当时记录下来,而且没有人抨击他。甚至没有在斯密约瑟自己的历史里面提到说他在这个时期里因着诉说第一次异象的故事而被指责。)』 (《The Significance of Joseph Smith's First Vision in Mormon Thought(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在摩门思想中的重要性)》刊于《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对话:一份摩门思想期刊)》1966年秋季号刊第30页。


结论

从所有已获得的证据可以看出斯密约瑟1838年版的第一次异象官方解释实在是个神话故事而非历史事实:

  • 在美国纽约州抛迈拉到曼彻斯特地区没有任何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乱于1820年发生。
  • 斯密约瑟所说描述的事件无法合适地挤进1824年的基督教奋兴的宗骚乱和1830年《摩门经》印行的时间之间。
  • 斯密约瑟被卫理公会欢迎加入,而不是被他们迫害。
  • 在他的1832年的说法里面,斯密约瑟说他是透过个人研读《圣经》而决定所有的教会都是判教的,而他的1838年的说法里面他说「never entered into my heart that all were wrong.(从未进入我的心里面说全部都是错的。)」
  • 在他的1832年的第一次异象的版本中斯密约瑟说看到一个基督的异象,而到了1835年斯密约瑟说他是被天使拜访,然后到了1838年的故事说法里面这个讯息是变成是从天父和圣子而来的。

没有人知道今日的第一次异象的版本内容直到1838年斯密约瑟将它指定记录下来,而直到1842年以前没有任何已出版的资料来源提到它(同上,第30页)。

前面的这些历史证据的亮光里看见的矛盾和冲突显示出今日的摩门教会呈现的第一次异象得要算是斯密约瑟丰富想象力的创作。历史的事实和斯密约瑟自己的话就已经否定了第一次异象的可信度。





註腳

1. 杨百翰大学James B. Allen (詹姆士·B·艾伦)所著《The Significance of Joseph Smith's First Vision in Mormon Thought (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向異象在摩门思想中的重要性)》,刊于《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对话:一份摩门思想期刊)》1966年秋季刊第29页。艾伦教授当时是一位摩门教主教。

2. 举例来说:摩门教教会杂志《Ensign(旌旗)》1995年4月号刊,其中有一篇六页长的文章讨论第一次异象的重要性,该文章标题为《Oh, How Lovely Was The Morning! : Joseph Smith's First Prayer and the First Vision(噢,多么可爱的早晨!斯密约瑟的第一个祈祷和第一次异象)》。这篇文章没有透露出任何在斯密约瑟的第一次异象和历史证据之间的矛盾的线索。

3. 美国纽约州的抛迈拉和曼彻斯特是两个相邻的市镇。

4. George Lane(乔治·连)写道说主在抛迈拉和邻近地区的工作从春天开始,然后温和地进行直到1824年9月25和26日举行的每季聚会的时候。《Wayne Sentinel (韦恩哨兵报)》的文章说:一个转变在这个城镇里面大大地发生。神的爱已经散发开来到许多人的心里面,并且倾倒而出的圣灵似乎已经夺取了堡垒。

5. Linda King Newell 和 Valeen Tippetts Avery合著《Mormon Enigma, Emma Hale Smith(摩门谜,斯密海爱玛)》,美国伊利诺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5页。

6. 在第78页奥利佛考得里更正了关于斯密约瑟年纪的一个印刷错误。当奥利佛考得里从第42页开始摩门教起源的纪录说明的时候他提到的那个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 动而斯密约瑟当时的年纪是十四岁。在下一刊中,他从第78页开始接续这个故事,并将基督教奋兴的宗教骚动定在1823年且更正斯密约瑟的年纪到十七岁。